闹大了!汉弘IPO前夜遭对手捅刀,如今重启上市并索赔1亿

2021-08-27

俗话说同行是敌人,被发生在包装印刷行业的这个狗血故事再次印证。

一家一心想要上市的公司,在IPO最后阶段遭遇同行不断举报,离上市就差临门一脚之时撤回了申请。蛰伏大半年后,这家公司重整旗鼓继续冲击IPO,其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举报它的同行告上法庭。

近日,新三板挂牌企业润天智发布公告,称汉弘集团以商业诋毁罪起诉公司,索赔金额1亿。

深圳汉弘数字印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文中简称“汉弘集团”),就是上述IPO被举报后撤回上市申请的公司。去年4月,汉弘集团递交了上市申请,7个月后又主动撤回。今年7月,中金公司于深圳证监局披露了对汉弘集团的辅导备案信息。

这一次,汉弘集团先发制人,打算在辅导期“了结”与润天智的“同行相杀”案。

8月26日,润天智董秘办工作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公司目前还未收到立案通知书,仅从网上查询到了涉诉信息。“在与督导机构和律师事务所沟通后我们决定先发布公告,案件目前还没有开庭。”

对于此前状告汉弘集团侵犯公司商业机密一案,该工作人员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对此案件作出裁决,发回深圳龙岗区人民法院重审,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并未公布最终裁决。”

润天智成立于2000年,主营业务为数码打印机等喷墨印刷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汉弘集团则是润天智的“后辈”,成立于2012年,同样是生产经营数码喷绘印刷设备的企业。

8月17日,润天智发布公司被汉弘集团起诉的公告,一同被列为被告人的还有润天智董事长江洪。

纠纷起因来自于2020年4月份汉弘集团向上交所递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以来,润天智连续向上交所提交了多达十余封举报信。

汉弘集团认为,这些举报信含有虚假信息或误导性信息,并引发各路媒体关注,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商业信誉,并对公司IPO造成严重负面影响。

汉弘集团起诉润天智。来源:润天智公告

2020年11月,汉弘集团主动撤回发行上市申请。

此次诉讼,汉弘集团请求判令润天智立即停止损害汉弘集团商业信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在公司官网、《中国证券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官网上发布致歉声明,向上交所发函澄清,消除影响。

此外,汉弘集团还请求判令润天智赔偿损失1亿人民币。

这一纸诉讼将2020的这起IPO阶段遭同行举报的旧案再度拉回到众人视线中。

当时,润天智在上交所受理汉弘集团上市申请材料后,多次提交举报信,并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将案件公开。举报信的内容除了涉及知识产权纠纷、商业秘密纠纷,润天智还举报汉弘集团与经销商“打配合战”虚假销售。

润天智公布的部分举报信。

2020年6月,润天智对深圳市汉拓数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汉拓数码”)及其股东汉弘集团发起诉讼,要求其停止侵犯原告涉案技术秘密并赔偿经济损失1.09亿元。

在此之前,润天智已经对汉弘集团核心技术人员赵义发、李晓刚展开了长达十年的举报及诉讼。这两位技术人员在2009年、2010年相继从润天智离职并加入了汉弘集团旗下子公司汉拓数码。2011年,润天智向深圳市公安局举报上述人员侵犯商业机密。

这起案件的进展可谓曲折,中间经过多次知识产权和技术相关的鉴定所对案件的鉴定。但润天智并没有得到“正义伸张”,2018年,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两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并在2019年作出裁定,以证据不足驳回了润天智的起诉。

眼看着涉嫌侵犯自家商业机密的公司即将上市,润天智打算最后一搏,从起诉个人变为直接状告公司,并发起多次举报。

截至发稿日,不论是润天智起诉汉弘集团侵犯商业机密的案件,还是汉弘集团反诉润天智商业诋毁,两起案件都未开庭审理。

而对于此前状告汉弘集团侵犯公司商业机密一案,工作人员回复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对此案件作出裁决,发回深圳龙岗区检察院重审,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并未公布最终裁决。”

去年,在案件引发了大批媒体及公众的关注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在对汉拓集团的两轮问询中也重点提到了关于商业机密纠纷的问题。

与润天智大张旗鼓举报、诉讼不同的是,汉弘集团当时对于此案件的回复相对克制,只在问询回复中作出表态称,润天智主张的商业秘密不属于喷墨印刷设备的核心技术,赵、李二人和汉拓不存在侵犯润天智商业秘密的行为。

汉弘集团亦在回复中表示,公司技术研发团队不会对赵义发、李晓刚或任意一名技术研发人员存在重大依赖,两位研发人员已不再实际参与执行层面的研发工作,若离职,并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而汉弘集团实控人肖迪当时为了表达公司“清白”,并降低诉讼对公司的影响,于2020年6月23日做出了书面承诺:“如果因本次案件败诉导致汉拓数码及发行人需要支付任何赔偿金、相关诉讼费用,或因本次诉讼导致公司的生产、经营遭受损失,本人将承担公司因本次诉讼产生的侵权赔偿金、案件费用及生产、经营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润天智针对的不仅仅是这两位研发人员。润天智在举报信中称,据不完全统计,有28名曾经在润天智工作的人员入职汉弘集团,其中26名或其家属现为汉弘集团股东。

2020在举报事件沸沸扬扬时,汉弘集团并未第一时间发起反诉,而是在一年后,润天智起诉其侵犯商业机密的案件没有实质进展时,发起“反击”,并比照当时润天智的索赔额,也提出了1亿索赔,或许也是做足了准备。

目前汉弘集团回到上市辅导状态,辅导机构由原本的民生证券变为中金公司。


免责声明:本平台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其中任何观点均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本平台亦不对其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您发现文章中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