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价跃升,企业为何愿意“走”班列?

2021-07-29

在亚欧货运市场的大量需求和全球航运受阻的背景下,中欧班列安全高效的运输优势凸显,随着海运价格不断攀升,中欧班列的运价也出现联动效应。

“目前,沿海港口到欧洲的海运价格已突破1万美元/40尺大箱,而中欧班列也涨至1万美元/40尺大箱左右。”中国外运重庆分公司国际联运部副经理谢元鹏长期为海运和中欧班列客户服务,因此对中欧班列和海运的价格变化较为敏感。

谢元鹏说,疫情之前,大部分中欧班列线路的价位维持在3000美元/40尺大箱到5000美元/40尺大箱。疫情发生后,海运“一箱难求”价格飞涨,中欧班列市场大幅增长,也出现了舱位紧张现象,价格攀升。

尽管如此,面对欧美航线运费不断刷新历史纪录,疫情导致全球重要港口拥堵和延误的局面,更多货主选择了中欧班列。

工程机械龙头企业——中联重科以前是走海运发货,如今为了能搭上中欧班列,专门修改调整大型机械设备的尺寸,以适应班列集装箱对尺寸的要求。中欧班列(长沙)路线运营方——湖南中南国际陆港有限公司总经理叶红宾介绍,通过长沙至明斯克专列的物流方案,中联重科物流时间缩短近三分之二。

货越快运出去,占用的流动资金越少,企业非常清楚这笔账怎么算。“目前的班列价格,作为用户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华硕电脑西南区品牌负责人说,铁路的成本原本就比海运要高,疫情的背景下,海运到欧洲至少要两个多月还“一箱难求”,中欧班列到欧洲一般只需15天左右,在价格相仿的情况下,企业愿意选择中欧班列。

“只要中欧班列和海运价差不超过1000美元/40尺大箱,大家都会走中欧班列。”浙江义乌博雅气球有限公司负责人殷国锋说。

中欧班列运价攀升,原因之一是疫情导致的铁路运输成本上升,供需市场变化。“淡季不淡,旺季更堵,疫情改变了货物出货周期和物流方式。”义乌国际货代仓储协会秘书长、扬翔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金丽仙告诉记者,很多海运货物纷纷往中欧班列转移。

“市场供不应求时期,适合培育中欧班列的真正货源和企业。”中国外运股份有限公司供应链事业部高级经理周小倩表示,运价跃升后低货值产品逐渐退出,让位于真正适合铁路专业运输的高附加值产品,让位于中欧班列的长期忠实客户。

中欧班列市场化改革步伐不停,各地在舱位紧张的情况下,坚持开发特定的市场和产品,培养特定的客户群。如义新欧“春力号”嵊州茶叶专列、成都中欧班列跨境电商B2B出口专列、渝新欧电子产品专列等。

特色专列的开行让铁路沿线的企业和市场通达更为便捷。2020年“义新欧”吉利专列开行101列,实现出厂点对点陆上运输,让中欧班列途经的吉利工厂物流成网,降低了成本,带动了生产和销售。白俄罗斯吉利工厂就是受益者之一。吉利集团白俄罗斯大项目组组长程文安说,2020年吉利在白俄罗斯新车市场占有率提高到了20%。

另一方面,市场供需变化也促成了中欧班列回程班列开行常态化,在欧洲吸引了更多本地出口和制造企业。

芬兰发展合作与对外贸易部长维莱·斯金纳里表示,从2017年开通了第一条科沃拉和西安之间的中欧班列以来,芬兰至今已拥有多条线路,直连中国多个重要城市。“甚至芬兰的邻国瑞典、挪威的企业都发现了这些新路线,运输途径的增加为中国和北欧公司带来更多的灵活性。”维莱·斯金纳里说。

与此同时,各地中欧班列运营方加快“走出去”布局海外,通过合作建设境外枢纽、海外仓和尾程物流等,积极参与国际运输市场的竞争,提高境外段中欧班列的全程经营能力。

“我相信,接下来大型物流招标书里会有铁路的更多空间。”义新欧中欧班列的主要货代公司——义通欧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林辉寰表示,铁路将成为大型物流企业的必要选择,铁路和空运、海运共同组成国际物流供应链。


免责声明:本平台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其中任何观点均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本平台亦不对其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您发现文章中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