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高烧”不退 全球紧缩货币政策加码

2022-06-22

  为应对居高不下的通胀,全球央行正在加快加息步伐。继上周美国、巴西、瑞士、英国、阿根廷等国家宣布上调利率后,本周,欧洲央行、韩国央行、澳大利亚央行等纷纷发表继续紧缩的言论。经济学家同时指出,货币紧缩政策对控制通胀而言是必要的,但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应警惕政策过于激进而导致经济衰退风险上升。

  多国央行加快紧缩步伐

  当地时间6月20日,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出席欧洲议会听证会时称,当前欧元区经济活动受到能源成本高企、贸易条件恶化以及居民可支配收入受到高通胀影响等诸多不利因素影响,面临更大不确定性。鉴于当前的通胀环境,欧洲央行决定进一步采取措施,使货币政策正常化,并将根据最新数据及对通胀中期发展的评估决定调整速度。据悉,拉加德重申了上月底透露的7月和9月两次加息计划。

  6月21日,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洛表示,四季度通胀率预计将达到7%,澳大利亚央行将为进一步加息做好准备,并且将根据经济数据动态调整货币政策。市场普遍预计,该央行7月和8月将连续加息50个基点。

  同日,韩国央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韩国今年通胀率可能高于5月份的预测值。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表态进一步提高了该央行在下个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

  事实上,近期全球多国央行都在加快货币紧缩的步伐。

  美联储本月15日宣布加息7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至1.5%至1.75%之间。这是美联储自1994年以来单次最大幅度的加息。此前,美联储于3月和5月分别加息25个基点和50个基点,控制通胀的政策节奏明显加快。

  巴西中央银行15日晚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2.75%上调至13.25%,为其连续第11次上调利率。中东国家也迅速行动,阿联酋央行和巴林央行15日分别宣布加息75个基点,沙特货币管理局宣布加息50个基点,科威特宣布加息25个基点。16日,瑞士央行自2007年9月以来首次加息,意外宣布将政策利率从-0.75%上调50个基点至-0.25%。同日,英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上调至1.25%,为去年12月以来第五次加息。此外,阿根廷央行也宣布将基准利率由49%上调至52%,为今年以来第六次加息。

  全球性通胀压力上升

  在本轮加息周期中,全球各国央行行动迅速且步调一致,主要由于通胀快速上升已成为全球性现象。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时,许多国家都采取降息措施来提振经济增长。如今,疫情加大供应链瓶颈以及乌克兰危机等因素大幅推升了通胀压力,许多国家通胀率甚至创下数十年来最高纪录,导致各国央行不得不调转货币政策方向。

  目前,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均已正式进入加息通道,以对抗居高不下的通胀水平,而新兴经济体为遏制通胀加剧、资本出逃、本币贬值,也纷纷收紧货币政策。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已有至少45个国家央行上调了基准利率。另据《日本经济新闻》统计,今年以来,全球各国央行上调政策性利率的次数已达80次,创历年之最,其中新兴国家就占60余次。

  尽管如此,通胀压力仍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攀升。最新数据显示,美国5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创1981年12月以来最大值,环比涨幅也较4月明显扩大;新西兰一季度CPI同比上涨6.9%,为1990年第二季度以来最大涨幅;英国央行预计CPI将在未来几个月高于9%,并在10月超过11%,远超2%的目标。

  世界银行日前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说,在食品和能源价格大涨、需求反弹、供应链瓶颈持续的背景下,市场预计全球通胀将在2022年年中见顶,但仍保持高位。到2023年年中,全球通胀率预计将降至3%,比2019年的平均水平高出约1个百分点。

  经济衰退“副作用”显现

  在积极抗击高通胀的同时,各国央行官员和经济学家普遍担忧,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长已经放缓的背景下,为控制通胀而采取的激进紧缩政策可能会使经济陷入衰退。

  全球性的金融紧缩正在引发风险资金回流。随着全球同步快速上调利率,资本开始逃离股票等风险资产,转而流向其他避险资产,其对遏制经济增长前景的“副作用”开始显现。与2021年底相比,美国道琼斯指数和欧洲股指下跌超过17%。标准普尔指数上周跌幅约6%,创疫情以来最大单周跌幅。彭博社追踪的新兴市场债券指数也有所下降。

  经济学家分析指出,持续的通胀压力和不断恶化的预期正迫使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变得更加激进。随着金融状况恶化和信心下滑,实体经济恶化可能会随之而来。

  世界银行日前再次下调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并警示“滞胀”风险。报告指出,乌克兰危机造成地区经济增长严重放缓,带来相当大的全球负面溢出效应,放大了供应链瓶颈、通胀飙升等疫情带来的问题。今年年初以来,全球经济增速预期大幅下滑,全年增长率预计从2021年的5.7%大幅放缓至今年的2.9%,2023年至2024年增长率也将徘徊在3%左右。

  世行行长马尔帕斯认为,全球经济再次处于危险之中,对许多国家来说,经济衰退将“难以避免”。他呼吁鼓励生产和避免贸易限制,以保障粮食和能源供应。

免责声明:本平台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其中任何观点均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本平台亦不对其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您发现文章中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