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工人涨薪2倍也不返工 美商又转向中国

2021-11-19

  圣诞节降至,欧美供应链危机凸显。全球供应链重要一环——越南的工厂,仍然因新冠疫情而缺乏工人。面对如此窘境,美国的零售商们又转向中国。

  《纽约时报》11月13日记录了一名叫做秋庄(Thu Trang,音译)的越南女工人的故事。她曾为欧美服装品牌的加工厂们工作,但经受越南防疫限制带来的种种障碍后,决定回家。如今,工厂们为鼓励返工,开出了如涨工资一类的优厚条件。但越南有许多像秋庄一样的工人,出于身心健康的考虑,还是选择继续待在家中。

  “即使公司把我们的工资提高一倍或两倍,我也坚持要回家。”秋庄说

  秋庄的故事起始于2019年。当时,来自越南南部茶荣(Tra Vinh)省的她,欣喜地在胡志明市一家服装加工厂内找到了工作,每天轮班工作8小时,为新百伦、匡威和阿迪达斯等欧美品牌制造运动鞋,有加班费,收入几乎是她当农民时的3倍。

  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秋庄的生活陷入了困顿。2020年,越南的防疫成绩优秀,被不少西方媒体誉为“防疫模范生”,经济也实现了增长。但今年,随着德尔塔病毒的流行,越南的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不断攀升。

  进入7月,越南的日增一下子从三位数上升至四位数,到8月达到了日增最高峰,每天超过17000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越南政府开始实行疫情管控的措施,而工厂成为了防疫最前线之一。

  政府要求工厂实行所谓“三个现场”的措施,吃饭、生活和工作都需要在工厂里完成。工厂也响应号召,为挤在仓库或停车场里的工人们提供帐篷和厕所。

  聚集性的人群,增加了防疫的难度,机加工厂出现了上百人的大规模感染事件。部分工厂称他们无法承担安顿工人的成本,所以它们选择了停产。突然之间,成千上百的工人没有收入了。

  秋庄也是其中一员。她和同事们居住在一间狭小的屋子内,食物匮乏,多数只能靠米饭和酱油度日,有几天甚至没饭吃。

  越南开始防疫限制,但配套的措施没有跟上。另一名叫做段碧陈(Doan Bich Tram,音译)的女工说,政府实施新冠限制时,她几天都没有吃东西。8月和9月,她只从地方政府那里领到约294万越南盾的补贴(约合人民币828元),甚至不够支付房租。除此之外,工厂这边也没有给她任何支持。

  “我对政府的信任已经消失了,”她说。“他们未能有效控制疫情,让许多人死于感染,生活在饥饿中。”

  进入9月和10月,越南日增病例数下降,疫情获得了控制,政府放松了疫情限制。许多工人涌回老家。

  胡志明市和平阳省(Binh Duong Province)被称为越南的“经济火车头”,是越南最大的两个工业园区的所在地。但政府数据显示,从7月到9月,这两个地区大约有130万农民工返乡。

  胡志明市负责新冠肺炎预防工作的官员称,在胡志明市,出口加工区和工业园区的工人总数现在约为13.5万人,相较限制开始前下降了46%。

  同一时期,全球供应链问题开始浮出水面。在产能充沛的当代,很少有人经历过超市无货可卖的情况。然而,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英美等国,近期民众的日子却很不好过,空荡荡的货架让人绝望。尤其是圣诞节即将到来,消费者却面临着无礼可买的尴尬局面。

  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的上月统计,耐克的鞋类产品中,约四分之三产自东南亚。其中,越南产鞋品占总量的51%之多,而印度尼西亚产鞋品,占总数的24%。

  越南工厂7月至9月期间的限产和停产,无疑对耐克造成了重大打击。金融服务公司BTIG的分析师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估计,这期间仅耐克的鞋类产量就减少了1.8亿双,而后续的影响仍是未知。“没有人知道产量的增加会有多快,或多慢。”

  不仅仅是耐克,其他快消品和电子产品产品的供应,也因越南的停产而陷入停滞。

  越南在全球消费经济中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从沃尔玛的家具、阿迪达斯的运动鞋,再到三星的智能手机,越南制造的商品涵盖了各个产业。根据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数据,越南是美国服装和鞋类的第二大供应商,仅次于中国。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供应链上下已变着法子求越南工人返厂。河内美国商会的执行董事亚当·西特科夫(Adam Sitkoff)表示,许多公司正在寻找变通办法和其他补救措施,以帮助缓解压力。

  “美国公司正在想自己能做什么,”西特科夫说。“如果我们包下大巴车来到工人们的家乡,这么做能帮我们把人‘营救’回来吗?”

  美国企业已经要求越南政府加快疫苗项目,他们说,这对工人的安全感至关重要。只有29%的人口完全接种了疫苗,这是东南亚最低的比例之一。越南说,它希望到今年年底能给70%的人口全面接种疫苗。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已经游说拜登政府向美国捐赠更多疫苗。

  越南工厂的经理们,也承诺给工人们加薪。10月22日,胡志明市政府表示,将为愿意返工的工人提供第一个月的免费交通和住宿。这些措施取得了一些成功,如越南宝元鞋厂90%的员工已经返回胡志明市。

  但部分工人似乎并不买账。

  “即使公司把我们的工资提高一倍或两倍,我也坚持要回家,”秋庄说。“胡志明市曾经是我们追寻未来的目的地,但这里不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段碧陈说:“疫情大流行期间,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弃我们而去,现在我们为什么还要留下?”

  在耐克加工厂工作的阮黄陈(Nguyen Huyen Trang,音译)说,她已经接种了,两剂疫苗,但仍然担心回到工厂。10月,经理曾打电话问她是否返工,承诺加薪。但她的回答斩钉截铁,“不”。

  越南雇佣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杜琼芝(Do Quynh Chi,音译)说,在9月的最后一周采访的300名工人中,有60%的人告诉她,他们意识到在城市里缺乏安全保障,所以想回到自己的家乡。

  《纽约时报》分析说,对消费者来说,工人短缺可能会加剧全球制成品的延误。全球航运危机和东南亚国家长达数月的停产,造成了全球制成品的延误。这可能意味着包括耐克运动鞋在内的快消品,运到欧美国家的时间越久。为此,一些美国零售商已经转向中国的供应商以缓解危机。

  《金融时报》10月16日援引的汇丰数据显示,今年9月,包括英美在内10个国家中,有6成受访公司表示正在或将在明年扩大在中国的供应链。97%的企业表示,它们计划继续在中国投资,近五分之一的企业计划将至少25%的营业利润投资于中国。

  上海美国商会发布的年度《中国商业报告》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在中国的美国制造商中,72%没有在未来3年内将生产转移到海外的计划。在剩下的28%的企业中,没有一家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美国。近60%的受访者今年增加了在中国的投资。

  报道认为,疫情过后,供应链毫无疑问将发生变化,中国可能失去一部分业务。但是,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化已经太过成熟,而且在商业上举足轻重,无法逆转。

免责声明:本平台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其中任何观点均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本平台亦不对其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如果您发现文章中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